韩毓海:把握思想文化领导权 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共空间

发布时间:2017-11-30

韩毓海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导。近年来致力于马克思、毛泽东研究,成果备受中外关注。著有《五百年来谁著史:1500年以来的中国与世界》、《马克思的事业:从布鲁塞尔到北京》、《伟大也要有人懂:少年读马克思》、《一篇读罢头飞雪:重读马克思》、《伟大也要有人懂:一起来读毛泽东》等著作。


《中国正在说》这一电视节目的成功,它的主要贡献,是为解决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面临的理论与实践问题,提供了一个尝试、一个解决方案。


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,电视传播的普及,是与中国人民富起来,与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这个大背景联系在一起的,它既与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交织在一起,也每时每刻地表达着中产阶级对于财富和权利的想象与向往。



黑格尔


但是,中产阶级社会或者市民社会是存在着深刻矛盾的,黑格尔多年前就曾指出,当市民社会对于财富和权力的想象与追求,不能转化为一个国家和民族共同体的普遍精神追求的时候,就会表现为普遍性与特殊性之间的矛盾,物质追求与民族精神之间的矛盾,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,与发展的不平衡与不充分之间的矛盾,表现为市民社会与国家的矛盾。他说,有矛盾的地方就会有斗争,正是这种矛盾,推动着市民社会那种切实可靠的、然而却是特殊的、肤浅的物质追求,向着具有普遍性的民族精神的锻造前进。



哈贝马斯


在当代世界,最深刻地批判了作为市民社会的传声筒的媒体的思想家是哈贝马斯,通过这种批判,他提出了公共领域的思想。

所谓“公共领域”,我们首先是指社会生活中的一个领域。在这个领域中,像“公共意见”这种事务可以形成。公共领域原则上向所有公民开放。它的一部分由各种对话构成,在这种对话中,作为私人的人们来到一起,形成了公众。这时,他们既不是作为所谓商业人士来处理私人行为,也不是简单地作为群体接受官僚国家法律规章的制约。他们是在非强制的情况下处理普遍利益问题时,作为公民群体来行动。因此,他们可以自由地集合并自由地表达意见。当这个公众达到较大的规模的时候,他们之间的交往就需要一定的传播和互相影响的手段,今天的报纸和期刊、传媒和电视就是这种公共领域的媒介。当公共讨论涉及到国家时,我们称之为政治的公共领域。


我想说的是:当前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所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,就在于如何去建立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公共领域、一个公共空间。这关系到我们党如何去有效地掌握思想文化领导权问题。


在这个方面,《中国正在说》是一次创造性的突破,它使我们的媒体第一次大规模地摆脱了吃喝拉撒的娱乐,超越了市民社会的狭隘,全面地面对了我们民族发展的历史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涵,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这些具有普遍性的问题,深刻讨论了中国文化、中国制度、中国道路、中国理论,在砥砺奋进的五年里,努力创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公共空间。



世界上万事万物中,只有人是最可宝贵的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,就是为人民谋幸福,为中华谋复兴。


党的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,在新时代,我们面对着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,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,在经济发展过程中,各地区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依然突出,财政金融领域里的改革亟待深化,我们在警惕中等收入陷阱的同时,必须高度重视西化、分化陷阱,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这项伟大的工作,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去努力落实。我们必须看到,在意识形态领域里,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还没有真正确立,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僵化的、教条主义的理解,与对马克思主义的淡化否定并存,像毛泽东同志所指出的那样,在实践中真懂真信马克思主义的人还很少,解决前进道路上的困难,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极为艰巨的任务。



《中国正在说》的成功还只是一个序幕,用毛主席的话来说,伟大的戏剧总是从序幕开始的,但是序幕还不是高潮,今后的道路会更伟大、更艰苦。愿我们保持党的十八大开幕时期的那么一股劲,那么一种工作热情,那么一种拼命精神,从现在起,一步步地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奋斗目标,我由衷地期望,到我们党召开二十大的时候,同志们能够在这里再开一次会,我期望,那个时候,我们能够像《中国正在说》开播时那样,依然年青。

作者:林笑寒
已有0人评论,0人参与(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)

验证码:
换一张
    Copyright @ 2014 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 版权所有
  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307201 网站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闽ICP备08011194
    Addr:福建省福州市西环南路128号 Post:350004